從鬥魚到救魚 聽海釣“發燒友”講述與魚搏鬥的樂趣

2020-09-28 08:04 大眾報業·半島網閲讀 (142946) 掃描到手機

  半島全媒體記者 高芳 谷朝明

  溯水而漁,王宗一經常自己開車去不同的城市領略不同的風景,邊旅遊邊釣魚成了他退休生活的一大樂趣。郭玉磊更是“骨灰級發燒友”,經常去國外參加船宿海釣,幾天幾夜吃住在船上,只為追逐過百斤的大魚……

  這次一起出海的釣友中有不少都是資深“發燒友”,怎麼走進海釣這個圈子的,遭遇了什麼難忘的瞬間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經歷。

  從濟南開車來海釣

  王宗一退休前是資深媒體人,從報人到“漁人”,身份的轉換簡直是天壤之別,但是王宗一卻樂在其中。為什麼這麼喜歡釣魚,王宗一自己也説不清楚,快退休的時候偶然跟着朋友去濟南附近的水庫裏釣了一次魚,就喜歡上了這項運動。釣淡水魚需要打窩,先用酒米等誘餌撒一片岸邊的水域,等過來覓食的魚漸漸多了,再用蘸着香油的麪糰當餌釣魚。

  對王宗一來説,海釣比河釣更爽。“三指寬的帶魚、三斤重的大鮁魚爭先上鈎,半天就釣了六七十斤魚。在青島近海釣刀魚,感覺太好了,沒想到,一釣釣到手軟。活的刀魚簡直就是‘不鏽鋼刀劍’啊。”説起自己的魚獲,王宗一難掩喜悦之情,這些海釣的瞬間都被他記錄在朋友圈裏。

  每次來青島,王宗一都是一路從濟南開車過來。開車的好處就是可以方便他攜帶釣魚工具、釣箱。海釣上來的魚都被王宗一放進了自己的大釣箱,釣箱裏放滿了冰袋,一條條魚擺得整整齊齊。因為平時釣的魚實在太多,家裏人也吃不了,加上經常船釣花費大,王宗一干脆建了一個賣海魚的微信羣。正宗的海釣鮮魚和養殖貨口感自然大不相同,真是誰吃誰知道。每次出海,濟南的一眾親朋好友和“老客户”們都會紛紛留言預訂。“以釣養釣嘛,”王宗一説,“我要是有一條船就好了,可以天天出海去釣魚。”大海為王宗一打開了另一扇看世界的大門,當一天漁民的生活,成了王宗一退休後的人生舞台。

  搏鬥800斤大魚

  “我1998年就開始釣魚了,現在都40多歲了。以前是在八大峽、山東路頭岸邊釣,那時的山東路是直通大海邊的。後來就在後海租漁民的木頭船,出海去釣魚,還出國去馬爾代夫等國家參加過船宿釣魚,幾天幾夜都住在船上,潛水、釣魚,釣上來的魚現切生魚片,大家圍在一塊享用。反正什麼樣的釣魚方式我都體驗過了。”40多歲的郭玉磊是個地道的釣魚發燒友,他的釣魚經歷也是“戰績赫赫”:曾經釣過1米多長的海狼,2米多長的旗魚,1米多長的牛港鰺,100多斤重的鯊魚。“釣魚你能見到一些特別大的魚,海捕用的是網,大魚容易溜掉。所以要見大魚還得靠釣。”

  對於郭玉磊來説,與大魚搏鬥的刺激是釣魚的一大樂趣。“釣大魚需要幾個釣友一起使勁,還要有船長配合才行,我曾經見過一隊釣友在澳大利亞釣過800多斤的藍鰭金槍,4個人奮戰2個多小時才把它拖上來。釣這樣的大魚不能硬拉,硬拉你根本不是魚的對手,它們的力氣真是超乎你的想象。魚線拉斷了,你也抓不住它。拉大魚上來需要船長開船配合,先跟着它跑一段距離,再把它往回拉一段距離,來回反覆,在不斷的拉鋸戰中,把它的體力消耗得差不多了才能把它拉上來。”

  遭遇不服輸的它

  “釣魚是體力運動也是腦力運動。”郭玉磊説,尤其是不同的魚,它們都有不同的個性。你要先了解它的個性,然後再製訂你的釣魚方案。簡單地説,像刀魚這樣的魚它們喜歡追逐亮閃閃的東西,那些帶熒光的彩色魚板就能吸引它。

  “我曾經在廈門的海域裏釣過一種海鰱魚,它是那種會和你死磕的魚。比方説你釣了其他魚,拖鈎上來它就服輸了。但是這種海鰱魚它不會輕易服輸,咬鈎後它就拽着鈎跳來跳去,不斷地掙扎翻滾,有時候不惜把自己的鰓拽破了,要知道魚一旦鰓破了就沒有生還的可能了。釣這種海鰱魚需要和它拼體力,體力耗不完你就逮不住它。”去不同的海域,見識不同的魚種,郭玉磊開玩笑地説,自己有個小目標就是“釣遍全世界的魚”。

郭玉磊曾經海釣的大魚

  “我最喜歡和釣友們一起坐在船上吃生魚片,那一刻好有滿足感。”在郭玉磊眼裏,一切魚都可以用生魚片吃法。“我還吃過刀魚的生魚片呢。”郭玉磊家裏還有一套專門切生魚片的工具,自己平常在家就可以研究切生魚片。“就愛這鮮亮的一口,”郭玉磊説,“我和我媳婦做飯,魚是燒得最好吃的一道菜。”多年的海釣經歷,郭玉磊和家人都成了做魚的“美食專家”。

  從“釣魚”到“救魚”

  釣魚多年的郭玉磊,對海洋資源的保護也有很深的感觸。“國外很多國家都非常注重對魚類資源的保護,一些國家對海釣者會要求辦理釣魚證才能出海。在辦理海釣證的過程中就會對你進行培訓,這個季節只能釣什麼魚,懷孕的魚不能釣,受國家保護的魚種不能釣。如果釣到了受保護的魚,釣上來後拍照留念,然後把它放生。有釣魚證的情況下,你也只能釣一定數量的魚帶走。海灘上也會有執法人員不停地巡邏,檢查上岸的海釣者有沒有違反規定的情況。”

  “值得慶幸的是,很多釣魚愛好者已經慢慢有了環保意識,看到一些少見的、珍稀的魚種,我們釣上來拍照留念後,幫它把魚鈎取出,再把它放走。海洋其實和陸地是一樣的,陸地上有珍稀保護動物,海洋動物也應該受到保護。”郭玉磊説,中國海域也有很多珍稀的魚種資源,如果國家層面也能出台一些相關規定對它們進行保護就好了,這樣釣友們也可以“有章可循”。

  郭玉磊曾經和釣友們一起組隊到國外參加比賽,當時幾個人釣到了一條大牛港鰺,比賽約定釣到這種魚拍照留念後就要放生。當時那條魚咬鈎後掙扎得很厲害,帶着魚線繞了好幾圈卡在礁石上了,郭玉磊等4個人就輪流扎猛子下海,游到四五米深的水下,把魚線一點點剪開,最後這條魚就脱險遊走了。“我們4個人當時穿的不是泳衣,上來後渾身都濕淋淋的,海風一吹那個酸爽。因為我們釣的不是魚,是一種與魚搏鬥的樂趣。你永遠不知道釣上來的下一條魚是什麼,拖鈎出水面的那一刻,大自然總會給你驚喜。這就是它的美妙之處。”郭玉磊説。

王濤曾經海釣的大量魚獲

  拼命的釣魚管家

  “發燒了,嗓子説不出話來了。”剛組織完一場全國釣魚比賽的王濤,幾天來連軸轉的賽事組織讓他的身體亮了“紅燈”。他是青島航銘海釣俱樂部的總經理,地道的老青島人。釣魚是他從小的愛好,也是他現在的職業。

  今年9月份,他組織了一場全國範圍內最大的路亞海釣大賽,15支參賽隊伍來參加。賽事組織中他要安排流程,調度船隻,招呼中國釣魚協會的評委專家。事無鉅細,全是細節,“説話説到嗓子都啞了,但是發燒不耽誤釣魚,”王濤喜歡和釣友們“混”在一起,釣魚船上有特別熟的釣友,他就跟着一起去出海,大家切磋切磋技術,他也順便去踩踩釣點。“我要辦服務最好的國際化釣魚俱樂部,配備最好的島釣,配備最好的船長。”對於釣魚這份事業,王濤有着深深的熱愛和遠大的夢想。


相關閲讀:

一個漁鈎隱匿的人生:是愛好、運動 也是一個交友圈

從鬥魚到救魚 聽海釣“發燒友”講述與魚搏鬥的樂趣

青島海釣人羣超10萬 “青島造”釣魚艇熱銷全國

返回半島網首頁>>